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德国新闻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2018-11-27 13:09:32 | 来源: | 阅读:2565

对德国,我的们的印象之中德国的产品很出名,德国就是世界好产品的代名词,不过在德国你绝对想不到的就是,德国制造业的最大产业不是它的制造业,还是比德国汽车业还要庞大的产业,这就是德国的社会救助产业。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中华民族的美德,而这些人性的东西,在全世界都是通用的,在德国也是如此,只不过在德国的救助形成了产业。 在德国社会救助产业,从业人员 200 万,相当于德国汽车业、建筑业、采矿业、钢铁业、渔业、飞机制造业及能源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总和。这个很多人没有想到,为什么这个产业会成为社会的最大产业。

我们看一组数据,就知道这个行业的强大,德国最大的企业不是大众或者奔驰,也不是西门子或者拜耳,而是一家名为明爱会的天主教救助组织,旗下雇员总数超过 50 万人。其主要竞争对手新教的社会福利会,雇员总数超过 45 万人。德国最大的几个慈善企业拥有 10 万个“分支机构” —— 这相当于德国所有肉铺、面包店、药店和加油站数量的总和。

形成这个产业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两德统一初期,东德地区失业问题严重。德国政府成立了许多就业机构,帮助失业者找工作。多年以后,统一带来的失业问题早已不复存在,但众多就业机构却延续下来,并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失业经济”——靠帮助失业者找工作,甚至人为创造出只为解决失业的工作岗位,以获得来自政府的收入。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德国的社会救助产业

据估算,德国救助产业每年总产值为 1100 - 1400 亿欧元。这其中,个人和机构每年捐赠大约为 100 亿欧元,来自保险业的有 200 亿欧元,其余都来自财政拨款。德国政府税收的 1/5 流向了救助产业。德国政府的这样开支也不少,这样的社会负担依旧存在,而现在这问题也不好解决,这里就出现一个“眼镜蛇效应”。

印度人一度饱受眼镜蛇肆虐的痛苦。为此,英国总督颁布了一项法令:向当局提交一条死蛇可以获得一卢比的奖励。于是印度人开始大规模饲养眼镜蛇,换取英国政府的奖励,而蛇灾却完全没有得到缓解。经济学界将这一现象称为“眼镜蛇效应”。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眼镜蛇效应

德国的救助产业也是如此,当初为了避免政府机构的官僚主义和低效率,德国政府把福利救助工作大量外包给私营机构去做,包括各类救助协会、慈善基金和私人救助企业,尽量避免政府机关直接去做。但是,现代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在这里就表现出来了。看上去很合理甚至必不可少的制度规定,却产生了预想不到的不良后果。这个后果就是谋利。

既然公民或者福利救助是宪法权利,那么,政府就不能为救助资金设定一个上限,而是只要有符合条件的福利需求,就应该尽量满足。可想而知,这样一来,救助机构增加收入的主要办法就是增加“顾客”,也就是找到尽可能符合救助条件的人,找到一个,就可以去找政府要一分钱。

于是,各种救助机构像下网捕鱼那样在各地搜寻。他们反复巡视社区,走遍每一条街道,耐心地寻找、发掘甚至培育下一个救助对象,把他们变成自己的顾客。

这样利益驱动下,出现了很多德国现象,很多失业者因为救济金足够生活而拒绝工作,另一方面就业机构也更需要失业者。失业者是他们的顾客。如果失业者大量消失,他们就将失去顾客,减少收入。这个社会在就业与失业之间挣扎。

为了寻找符合的救助人员,也制造业很多符合规定的人员,比如儿童在学习中难免会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事实上,经过学校、家长、孩子的共同努力,绝大多数问题和困难都会消失或解决。但很多下层阶级家庭却会轻易放弃,允许救助机构从此把孩子归为残疾人或学习障碍者。

这样做的结果是,救助机构得到了一个长期客户,可孩子却被贴上了终身的标签。他们将很难进入正常学校接受教育——救助机构的特殊学校在等着他们,成年后,他们也很难进入正常劳动力市场。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德国人的身体当然没有退化,只不过,符合残疾人定义的人大幅增加了。许许多多的健康人被救助机构鉴定为残疾人。目的当然人所共知。按照统计数据,1994 年 - 2010 年,德国的残疾人数量增长了一倍。

此外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难民问题,这个问题可是德国最好的话题,表面上看起来,德国人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制约,愚蠢地发善心,鲁莽地接受了大量难民,给自己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但从德国救助机构的情况来看,情况很可能是,难民问题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题材。难民则是救助机构的“优质客户”。

各家救助机构争先恐后地紧紧抓住难民这个不容浪费的好题材,精耕细作,深入开发,实现道义和资金的双丰收。默克尔政府无力对抗,只能顺应这种强大的潮流。而且,别看难民按月从德国政府那里领取丰厚补贴,但真正的大头收入落到了谁手里,那还用问吗?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在工作人员的努力开拓市场之下,救助机构的收入节节攀升。按规定,这些钱不能流入私人腰包,只能继续用于救助业,于是,面对着花不完的钱,救助机构年年都要兴建新大楼、购置新设备、招聘更多的人员。更多的人加入救助业,努力工作,然后会发现、培育更多的救助对象,从政府那里得到更多的收入,然后兴建更多的大楼,招聘更多的人员……

救助产业一片兴旺。按就业人数计算,德国救助产业在过去 15 年的发展速度是德国整体经济发展速度的 7 倍。一些德国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 40% 都交给了各种救助机构,以至于这些地方的公共设施和道路的维护资金严重匮乏。德国原本欧洲一流的公共设施正因为资金不足而逐渐败坏。

这样的力量在德国不断的成长,直接从业人员 200 万,加上家属和上下游产业,德国至少有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人直接间接靠福利制度谋生赚钱。他们可不是软弱涣散的救助对象,他们是作为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都有选票,有能力且有意愿影响政策。

投票制度下,这种人数上的优势,足以确保任何试图削减福利制度的政策都难以通过,任何想要和救助产业为难的政治家都会很快下台。

在德国,排在第一的产业竟不是庞大的汽车产业

政客在政府和救助机构之间“旋转”,名利双收。内政部长卸任后,转而担任红十字会主席;议会党团主席下台后,成为工人慈善联合会主席。一位资深议员,先是出任政府家庭委员会主席。之后离开议会,在福利机构中专门负责政治方面的工作。过了几年,机会合适,又回到议会重新成为议员。

直接在社会救助企业中兼任高层职位的议员,占议员总数的 35%。比例比执政党还要高。所以救助业不但是德国规模最大的行业,还是政治和社会影响力最大的行业。德国上下根本没有能与之抗衡的力量。

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德国的现象也会让们看到这个社会的利益分配根深蒂固,利益交织,一时很难改变,而这个持久下去,必然会带来德国的衰退,德国的世界制造也会衰落,历史上很多盛极一时文明的衰落,其实都源于此。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