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德国新闻

德国老了:高龄化的德国,同样遭遇“孤独死”问题

2018-12-01 10:37:01 | 来源: | 阅读:817

找不到亲友,就这么把他葬了——每年11月,是德国所谓的“亡者追思月”(Totenmonat)。因为从11月1日的诸圣节,一直到25日的亡者主日,11月是德国一年中纪念亡者节日最多的月份。然而,随着高龄化浪潮袭来,德国“老人孤独死”的现象也日渐严重,在这些被遗忘的孤独死背后,长照危机更是梅克尔政府13年来“最软的一块”。

根据德国媒体报导,在德国鲁尔工业区的大城市盖尔森基兴(Gelsenkirchen),一名46岁的中老年男子在自宅公寓孤独死去,长达8个月后才被人发现——找不到亲友、邻居一问三不知,关于这位男子,知道的只有姓名和住址。为这位孤独逝者祝祷的牧师表示,“不只是死亡,他们的生活也没人在乎。”

在德国,孤独死者若在至多约10天内(不同城市规定不一)没有亲友认领,或者亲友因故不愿为逝者安排葬礼,一般会由当地政府单位或者民间团体,为其举办“公共卫生葬礼”(public health funeral)。

德国孤独死的案件在人口稠密、情感离散的大城市尤其显著。像是情况恶化严重的汉堡,从2007年到2017年,公卫葬礼的举办次数就翻涨了一倍之多,光是去年就为孤独死者举办了1,200次葬礼。

“德国人越来越长寿,但也越来越多老人孤独死,公卫葬礼也变得日益平常。”德国殡葬联邦协会(BDB)的秘书长Stephan Neuser表示,孤独死与德国社会高龄化的关系密不可分。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Destatis),2017年德国60到80岁之间的人口占21.7%,80岁以上6.2%——也就是说,将近30%的人口是60岁以上的老者;而前西德地区高龄化的脚步明显较前东德地区缓慢。

若以整个欧盟来看,德国也是人口老化最严重的“欧洲老人院”之一。欧洲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指出,2015年德国65岁以上人口占21.1%,高出欧盟平均值将近2个百分点;2016年65岁以上人口更有33.7%为独居老人。

在全球高龄化、少子化浪潮下,德国老人长照系统也因此受到巨大冲击。为强化社会安全网,科尔政府(Helmut Kohl,基民盟)于1990年代,透过制定法律开始实行强制缴纳的“长照保险制度”(Pflegeversicherung),待年老需要照护时,民众可依法申请不等的长照津贴,保障老年基本生活。

随着时代变迁,长照津贴给付的评级标准也逐步修正——2017年初生效的《第三部长照加强法》(PSG III),就将津贴给付更细致地扩大分为5个级距,并将原先依据照护工时区分津贴级距的方式,改由专业及社工照护人员,依照多项原则评估分级,以期将长照保险制度的功效最大化。

由于公保津贴一般仍难以完全补贴照护支出,部分民众也会选择投保长照私保,多一份保障,然而对于经济弱势者来说,即便德国并不乏针对低收入户的相关社会补助,但长照乃至身后事的费用支出、申请补助的繁琐过程,依然是沉重的负担。

除了钱的问题,照护人力短缺更是梅克尔政府近年来被反对党以及业界人士叮得满头包的问题。

德国目前约有300万的老人接受照护,预计到2060年将会飙升至450万。面对老人人口不断增加,照护产业却长期遭遇人力不足、低薪等问题结构性问题。像是今年4月,官方数据便指出,德国照护产业共有约3万6,000个人力缺口,其中将近一半的职缺为老人照护。

包含绿党以及左翼党在内的反对党,当时都曾严词批判承诺改善照护产业的大联合政府,“简直在说笑”——因为此前,默克尔政府才承诺将为医疗照护产业增加8,000名人力,却随即被数据打脸,质疑改革计划的可能性与执行力。

为了改善这“最软一块”的长照恶况,德国联邦卫生部(BMG)、德国联邦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 BMFSFJ)、德国联邦劳动及社会事务部(BMAS),三个部门也于今年7月共同宣布了一项“照护协同行动”(Konzertierte Aktion Pflege)计划,研拟改善照护职业培训系统、改善工作条件,给予照护人员更多自由时间、照护系统数位化、招募外籍照护人员、改善低薪,将照护机构人员的月薪提升至3,000欧元的水准...等。

然而由卫生部长Jens Spahn主导的该项计划,也引来了不少质疑:在照护产业改革的同时,背后的巨额支出,是否又会沦为由受照护者为政策买单?伴随高龄化、孤独死等社会现象恶化,德国政府的长照政策,在金钱与人力的拉扯下似乎仍备受考验。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