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

法政府暂停涨税遭批 五个数字解读“黄衫”爆发核心!

2018-12-06 13:59:09 | 来源: | 阅读:832

黄衫运动在全法遍地开花。图为12月1日,马赛旧海港地区一名抗议者手持烟雾弹进行示威。

12月4日,法国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试图走出“黄衫”运动引发的危机。法国媒体纷纷指责政府这一政策姗姗来迟、且力度不够。当天,全国堵路运动没有停息,总统马克龙要求各大工会和政党明确呼吁民众保持冷静。此外总理菲利普在国会接受质询时表示,明年一月起最低工资将增长1.8%。

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4日与法国国会议员和主要党派代表磋商,随后在电视直播中宣布暂停上调燃油税。

菲利普说,法国民众“希望降低税收,靠工作挣钱。这也是我们(政府)的希望”。

除燃油税,征收统一柴油税和汽油税等措施同样将推迟6个月。另外,菲利普承诺,政府今年冬季不会上调电价。

谈及法国多地、特别是首都巴黎近期发生的示威,菲利普强调暴力活动必须停止,示威应采取和平方式。

“黄衫”不满延续

示威活动发言人邦雅曼·柯西回应,政府应彻底取消燃油税。“法国人不想要面包屑,”他说,“他们要法棍面包。”

多家媒体报道,总体而言,示威一开始较为和平,以反对上调燃油税为主题;随着越来越多不同年龄段、不同背景的民众加入,示威在多地演变为骚乱。

路透社报道,示威看似没有个人或团体主导,示威者一些时候没有明确诉求。

美联社援引右翼共和党议员达米安·阿巴德的话报道:“总理先生,如果你的唯一回应是推迟征收燃油税,那你仍然没有明白局势的严重性。我们想要的不是推迟(加税),是彻底改变。”

政府决定暂停六项征税措施后的第二天,“黄衫”抗议者称依旧继续堵路运动。油库、公路要道和大型商场仍是围堵对象。法国几个大区比如布列塔尼、诺曼底等部分加油站出现汽油短缺的现象。据道达尔公司介绍,全国2100个加油站中,145个在当天上午出现“油荒”现象。

据Ifop民调所最新报告显示,72%的法国人支持或同情“黄衫”运动,且53%的人认为,为了应对抗议中出现的暴力状况,应启动“紧急状态”机制。在社交网络上,法国外省抗议人群呼吁这周六在巴黎再次示威游行。

“黄衫”运动有扩大化的趋势,法国两大全国性工会组织“法国总工会”和“工人力量总工会”呼吁9日发起新一轮示威。拉法基豪瑞集团(Lafarge-Holcim)的SUD Rail和CGT两家工会分支呼吁本周六同“黄衫”一起抗议。此外,公路行业的CGT和FO工会呼吁为捍卫购买力,从12月9日晚开始罢工,且时间不设限。而铁路工会则呼吁铁路职工允许“黄衫”免费乘车。

12月5日周三,法国政府发言人格里沃表示,马克龙要求各大工会和政党明确呼吁民众保持冷静。他表示明年秋天将对“巨富税”改革进行评估,并根据结果确定是否保留这项改革措施。菲利普总理在国会接受质询称,如果找不到好方法,也将放弃燃油税增长措施。他还补充说,从明年1月起,最低工资将增长1 .8%。他同时强调不会因此增加新的税种和财政赤字。

政府补救“既迟且少”

《费加罗》报社论明确指出,绝大多数“黄衫”认为政府政策推得迟且做得少。该报在另一篇文章中,引用法国第四共和总理孟戴斯-弗朗斯(Pierre Mendes-France) 的名言“治国,意味着选择”,突出总统和总理陷入困境。

《解放报》头条为“向后倒”,这同马克龙创立的“共和国前进党”形成对照。《巴黎人报》质疑称,这些政策能否成功平息民愤,还是个未知数。《东部共和报》记者认为,“黄衫”运动属于非常规社会抗议,但现在总统希望通过咨询反对党并在国民议会发起辩论等传统方式应对危机,是行不通的。

从表面看,“黄衫”运动反对燃油税增长并呼吁提高购买力,但从深层来看,这体现出法国社会阶级分化。很多抗议群众直接将矛头指向总统,并喊出“马克龙下台”的口号。马克龙上任以来的执政方式,也成为各大报纸分析的对象。

《解放报》文章题为“正常总统马克龙”,里面提到,因为当前抗议声潮汹涌,政府被迫后退,“改革家和朱庇特式的总统神话化为乌有”。“正常总统”是前任总统奥朗德自诩的标签,而马克龙则认为,总统职位不可能“正常”。他希望树立众神之王朱庇特式的风格,从而同“正常总统”形成对比。

《洛林共和报》文章反讽称,“从此,抗拒改变的高卢人将坦然承认他们跟新世界的差距”,“现在不是朱庇特统治,而是民众胜出”。此前马克龙访问丹麦,开玩笑将丹麦人的路德新教精神,同法国高卢人的反叛脾性做比较,称前者拥抱变化,而后者拒绝变化。“高卢人拒绝变化”这句评语,在法国引发很多不满。马克龙其它“出格”言论也曾引发媒体热议,如“国家在社保方面花了N多钱”以及“成功的人和什么都不是的人”等。

五个关键数字,解读“黄衫”运动爆发核心

在这场已经持续了三周的暴力抗议活动中,总统马克龙经历上任以来最严重的领导危机,抗议者要求政府为挣扎于维持生计的人口提供经济援助。以下这些数字可以解释“黄马甲”运动为何会爆发:

1700欧元:法国月收入中位数

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法国社会贫富差距巨大。最富裕的20%人口的收入几乎是最贫困的20%人口的五倍,收入最高的1%人口拥有的经济财富占全国总财富的20%以上。

该国国民每个月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约为1700欧元,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人群的平均收入每年仅增长约1%或更少,高收入者每年的收入增长率则约为3%。

一名曾参与巴黎“黄衫”运动的男子Abdel在12月3日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从事司机工作,月薪为1300欧元,他在电话中愤怒地说,“我没钱给儿子买圣诞礼物,我12月1日参与了打砸,我还和一个警察打了一架,下个周六我会和我的同伴们继续上街,我还会破坏,我不是专门搞破坏的黑块分子,我是一个‘黄衫’成员,马克龙先生您听清楚了,我们会带着武器重新回来,您吓不到我们。”此外,Abdel还要求政客们公布自己一年的账单,和自己的比一比,“他们一个月赚7000欧元,有着免费的住房,不用付电费,不用交住房税,电话免费,汽车免费。”

在去年,里昂民众发起一场抗议劳工法修改的抗议。

1.8%:经济增长率

长期受困于欧洲债务危机,法国经济增长停滞近十年,直至最近才开始改善。然而,复苏的质量参差不齐。大量的长期工作被取消,尤其是在农村和前工业区。许多新创造出来的工作都是不稳定的临时合同工。

经济增长是改善抗议者工作条件的关键。虽然马克龙上任前的初期经济复苏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但随着欧元区其他国家的经济放缓,法国的经济增长率已降至1.8%。

超过9%:失业率

增长放缓使得法国高失业率的问题更加严峻。自2009年债务危机席卷欧洲以来,法国的失业率一直停留在9%至11%之间。当马克龙当选时,失业率从10.1%下降至9.1%。然而,这个数字仍然是德国的两倍多。

马克龙承诺,在2022年下届总统大选到来前将失业率降至7%。然而,要实现这一目标,未来四年每年经济增长率必须至少增长1.7%,而这是很难保证实现的。

32亿欧元:为富人减税

作为刺激经济计划的一部分,马克龙在执政的第一年就为法国富人减税,包括为资本收入征收单一税。

他的税改方案最具争议的是几乎完全废除了财富税,课税资产范围缩减至只剩不动产,这导致法国今年税收减少32亿欧元。马克龙也因此被批评为“富人总统”,这也是此次抗议运动中最大的愤怒来源之一。

7150亿欧元:社会福利

虽然民意调查显示“黄背心”运动得到了四分之三人口的支持,但抗议者真正经历了多少痛苦仍然存在疑问。

法国国民经济支出的三分之一用于福利保护,高于欧洲任何其他国家,是全世界最慷慨的社会福利系统之一。2016年,法国在医疗保健、家庭福利和失业保险方面的支出约为7150亿欧元。当然,法国人也为此承担了欧洲最高的税负。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