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法国新闻

法国学者:"黄背心"运动折射法国政坛深度混乱

2018-12-12 13:32:49 | 来源: | 阅读:883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法国《回声报》网站12月7日发表法国蒙泰涅研究所特别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的文章《法国式英国脱欧还是杂乱无章的五月风暴?》称,需要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去看眼下这场波及全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如果马克龙的失败是确定而不可逆转的话,那么这次失败将不仅是他执政的失败,以及对法国无法改革这一点的再次体现,还将开启民粹主义之路。法国的未来将会是意大利的现在。全文摘编如下:

我的英国朋友12月1日在电话中带着嘲讽与关心对我说道:“现在到了你们经历英国脱欧了,当然,这是法国式的英国脱欧,有着路障和铺路石的脱欧。”他担心是因为我所在的社区就处于运动“热点”地区,而他自己在法国也有住房。他担心“黄背心”运动是否会对英国带来消极影响,因为混乱是可以传染的。

就在不久前,他还想要取得法国护照以便留在欧洲。当时,在英国非理性和让人失望的环境下,法国还是一片理性和希望的绿洲。

对于我的朋友来说,“法国式脱欧”就意味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特雷莎·梅和马克龙是不是最终会处于非常相似的局面,“一直在位,但却失去掌控?”

怨恨和绝望的大联合

首先,我的朋友不了解法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太突然,也太意外了。目前事态是否在以后会于历史书上和1968年的“五月风暴”或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同列一处?对于民众暴力活动的爆发是否要在法国历史和文化中去解读?换句话说,我们是否要把这一事件放到更广阔的背景之中,也就是全球化时代的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双重危机之中去解读?

作为曾经历过“五月风暴”的我,也难以回应所有的疑问。不过,1968年5月的运动是一个欢乐的乌托邦的产物,尽管出现了暴力。相比绝望,处于“光荣的三十年”之中的学生感受更多的是无聊。工人群体随后搭上这趟列车。政府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但是政治精英们在戴高乐将军的背后重新恢复了局势,一个组织良好的保守派政党也得到动员。

与当年相比,这次抗议的源头是中产阶级,而不是大学生,起因也不是无聊的情绪、乌托邦等,而是怨恨、愤怒、羞辱和绝望的大联合。

我感觉自己也成了一段混乱且难以理解的历史的见证者。我的国家是怎么了,怎么出现了这样缓慢而不可抑制的绝望情绪的上升?我尝试向我的英国朋友解释我本人在知识和情感层面上出现的深度混乱。

1968年5月,在学生运动初期,我当时相信我正处于一个只有1789年才能相比较的革命时刻。如今“黄背心”的一些代表们是不是也这么相信呢?他们是大革命时代第三等级的现代化身。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打算“向爱丽舍宫进军”,或者也向他们的先辈学习,前往凡尔赛或者占领杜伊勒里宫。

向欧洲释放糟糕信号

但是,这些尽管看起来很显著和清晰的历史比照是不是忽略了事件的关键?作为法国最近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历史的产物,这起波及全国的事件需要在更广阔的背景下去看待。从共和国机构遭遇威胁这一点来说,如果马克龙的失败是确定而不可逆转的话,那么这次失败将不仅是他执政的失败以及对法国无法改革这一点的再次体现,还将开启民粹主义之路。法国的未来将会是意大利的现在。在临近欧洲议会选举之时,这同样也是向欧洲各地的选民们释放的最糟糕的信号。

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那些法国的反对派们首先是打着自己的政治小算盘而不是承担自身的共和国责任。这和杰里米·科尔宾或者鲍里斯·约翰逊的行径有何区别?他们同样也是混乱的制造者。但是在英国,特雷莎·梅的失败可以导致一场新的全民公决的到来。而在法国,马克龙的失败只会导致混乱。

[延伸阅读] 马克龙向“黄背心”示威让步 宣布上调最低工资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海外媒体称,法国连续两周爆发挑战政府权威的“黄背心”示威后,总统马克龙12月10日做出让步,宣布明年1月起为领取最低工资的劳工加薪,并让退休年金领取者减税,但他拒绝恢复富人税。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0日,法国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法国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并承诺明年将会提高最低工资以及不会轻易增税。 (来源:视觉中国)

据台湾“中央社”12月10日报道,法国接连两个周末爆发“黄背心”示威运动,导致该国陷入近年来最严重的动荡后,马克龙12月10日首度通过电视对全国发表演说。针对示威群众指责马克龙的政治处理手法和经济政策正导致国家瓦解,他试图让大家恢复冷静。

马克龙在电视黄金时段转播的演说中表示:“我们所希望的法国,是大家可以通过工作过着有尊严的生活;在这方面,我们的进展太慢。”

“我要求政府和国会采取必要行动。”

他表示,自明年1月起,领取最低工资的劳工每月加薪100欧元,但雇主无须为此付出额外成本;针对所得低于2000欧元的退休年金领取者,政府将取消最近的社会安全税调涨计划。

不过他也坚持自己的改革计划,并拒绝恢复富人税。

马克龙说:“我们会以强而有力的措施,回应经济和社会的迫切问题。”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2月10日报道,法国央行12月10日指出,受“黄背心”运动的影响,法国第四季的经济增长预测将从0.4%下调至0.2%。

法国央行在最新预测中说:“服务领域因黄背心运动的冲击而放缓。交通、餐饮和汽车维修服务领域的表现都下滑。”

法国财长勒梅尔12月9日曾形容,暴力示威对国家经济及商业活动而言“是一场灾难”。

报道称,法国各地已连续四个周末爆发抗议调涨燃油税示威。尽管政府已让步,放弃原定明年1月1日起上调燃油税的计划,但这似乎并没有安抚示威者。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