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

“黄背心”蔓延至德国 默克尔会提前离开吗?

2018-12-18 16:49:09 | 来源: | 阅读:931

“黄背心”的这把火,从法国浩浩荡荡朝着整个欧洲蔓延,而德国刚好就是下一个中招的国家。

麻烦的是,德国总理“铁娘子”默克尔的告别演讲余音尚未消散,骚乱便已袭来,紧接着又传来被逼提前让位的消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德国仿佛站上了悬崖,在这个日渐失序的世界里,谁也无法预料最先迎接这架欧洲火车头的会是加足马力还是就此熄火。

双重打击

放弃连任还不够,基民盟甚至连最后一班岗都不想让默克尔完整地结束。据多家德国媒体16日报道称,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准备让她提前让位给刚刚当选基民盟主席的“小默克尔”卡伦鲍尔,提前为2021年大选做准备。

马克龙的表态,变得刻不容缓

在法国的“黄背心”示威影响扩大后,法国总理菲利普处于第一线,接受媒体采访和议会质询,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则似乎处于“神隐”状态一般,这段时间以来,并未做公开发言。

德国专家分析称,马克龙一直保持沉默,给人拒绝对话的印象,如同“进一步挑衅民众”。西班牙媒体评论,这是40岁的马克龙首次“犹豫不决,让人觉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法国媒体报道称,马克龙12月10日开始接见各大工会人员,并于10日晚发表重要讲话,会公布改善民众福利的新举措。

从2019年起,将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取消对贫困人口和低收入退休人口的征税。这被认为是马克龙政府对“黄背心”示威者的一次重大让步。

实际上,“黄背心”不仅在法国一发不可收拾,也开始在西欧国家扩散,比如德国。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默克尔传出提前“退位”的前一天,零下2度的慕尼黑却热火朝天,明晃晃的黄背心涌动在街头。

当地时间15日,“黄背心”运动蔓延到了德国,两大左翼派系“慕尼黑起来”与“不屈法国”组成联盟,在慕尼黑大剧院前举行了首次德国“黄背心”示威运动,数百名身着黄背心的民众参与了游行。

与法国激进的抗议者有所不同,德国慕尼黑的“黄背心”示威者较为和平,并未出现烧车、打砸商店的情况,他们主要抗议的是当地过高的房租及过低的退休金,这也是德国政府多年来未能解的难题。

难以承受的房租

慕尼黑作为德国第三大城市,房租和房价多年来在德国城市中一直稳居第一,远超德国首都柏林和该国第二大城市汉堡。

那么慕尼黑的房租到底有多贵呢?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德国最大房屋租赁网站Immobilienscout后发现,慕尼黑市区一间普通的24平米大小的单身公寓,租金已超过1000欧元(约合7800元人民币)。

据德国知名统计网站Statista的数据,2017年德国人均税后收入约1890欧元(约合1.47万元人民币),处于欧洲中上游水平,基本上只落后于北欧国家及瑞士、卢森堡等富裕小国。

慕尼黑的人均收入则更高,约有2400欧元(约合1.87万元人民币),尽管如此,慕尼黑人仍需把40%以上的收入用于支付房租,这令当地民众怨声载道。

难以为继的养老金


除了抗议难以承受的房租外,德国“黄背心”示威者还要求政府提高退休金。

德国有最低时薪标准,每小时9.19欧元(约合71.6元人民币),但没有最低退休金标准,员工退休后能领取多少法定退休金,主要取决于他在职业生涯中交了多少养老保险。

以一位27岁开始工作的德国人为例,假设他的税前年薪固定为4万欧元,按照这个工资标准交纳养老保险40年(个人交纳比率约为税前工资的9%),直到67岁正式退休,那么他在退休后每月可以领取约1316欧元(约合1.02万元人民币)的退休金,这与2017年德国退休者的人均退休金,约1350欧元相仿。

人均一万多人民币的退休金看似并不少,但德国的退休金并非完全免税,而是被算为个人收入,超出一定标准仍需交纳个人所得税。

此外,德国即使是退休员工也需要交纳医疗保险,每个月从数十欧元(公立保险)到数百欧元(私立保险)不等。

已破待立

德国似乎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带领欧盟勇闯经济浪潮的先锋手了。当默克尔提前退位的消息传出时,《纽约时报》便称,谁取代默克尔并不重要,她的退出标志着德国政治危机的深化,并将威胁到整个欧盟的未来。

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德国官方已经率先发出了警示的信号。当地时间14日,德国中央银行在法兰克福发布的报告显示,预计2018年德国经济增长率下调至1.5%,而此前该数值预计为2%。

此前,英国《卫报》分析称,作为欧洲实际领导人的默克尔下台,可能会使欧洲面临1930年以来最大的危机,欧盟的分裂将越来越严重。

《纽约时报》也认为,对于欧盟而言,现在正是一个急需团结、急需一个强有力的领导的时刻:英国脱欧、意大利预算危机、民粹主义“肆虐”欧洲大陆,欧盟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

“这些国家大概不会为默克尔的离开流一滴眼泪”,德国中文网一针见血。

如今混乱的欧洲更让人提不起信心,自从改革强人马克龙被“黄背心”逼得低下了头,不得不放弃野心勃勃的改革计划后,“黄背心”就像野火般烧向欧洲多个国家,比利时、荷兰等国也有群众响应这场源自法国的抗议活动,整个欧洲大陆都被经济下滑、税收增加的不满情绪所笼罩。

德国中文网认为,不断发起的抗议活动实际上是全球治理的麻烦,是精英制度与理论落后于现实的困境。

一人一票的最大弊端就在于少数服从多数,因为很多人投票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你比我多”而产生的不满,当分蛋糕的人比做蛋糕的人多了,格局自然会被打破。

现在成了一个失序的世界,谁都想打破原有的规则,但谁都不想建立新的规则。目前也是正统和民粹的问题,都有不满,但又不知如何走出不满。

一个原因在于全球化步伐太快,曾经的体系平衡被打破,旧的不行,新的又没建,曾经的理论无法适应目前的冲击,问题由此而来。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