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法国新闻

法国的国民性弱点才是黄马甲运动的真正根由

2018-12-22 11:35:34 | 来源: | 阅读:1147

大家都知道,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已经发起四次周六示威活动,其中已经掺杂了很多暴力的因素。这种暴力在12月1号的周六达到最高峰。8号的示威在警方严防死守下已经有所收敛。

所有具体情形,已有各种媒体持续深入传播,想本人无需赘述。已经听到马克龙周一晚间万众瞩目的演讲。现在还是难以预估,此后法国的局势是否就可以继续放缓,法国人究竟是否可以过一个没有黄马甲的圣诞新年。

在类似围城的氛围下,政府和黄马甲们的对话,才刚刚开始。整个舆论界的深入讨论也一样。以本人年龄,已无力到现场观摩弥漫的硝烟,但尚有余力贡献思考,望对大家理解事态有所助益。

运动的导火索是区区6.5个生丁的燃油税,背景当然比这复杂得多。概言之就是马克龙政府上台一年半以来,施政的总方向有所偏差,没有足够地注意到哪怕是必要的改革的负担也要让社会各阶层公平负担,最贫穷的尤其是劳动阶层的利益受损而最富裕的阶层反而获利,最终导致社会反弹。

现在法国中文网要探讨的是,马克龙也是一个在2017年才创造了选举奇迹的旷世奇才,何以他不明白某个关窍,这么快就把事情办砸,让自己下不来台?

这个关窍其实并不深奥,那就是法国的经济自2008年以来,一直复苏乏力。马克龙一年半以来的改革也没有达到法国人寄予众望的成效。蛋糕做不大,以至稍微改动一下切法,就会有人受损,而这回伤及了太多的人,于是就翻船了。

西方各国的现状,最可比较的失业率状况大体如下:美国的失业率众所周知,只有创60年记录的3.7%。欧洲的德国、英国作为欧洲大国,失业率分别是3.3和4.0%。最优秀的捷克,现在失业率居然只有2.2%!欧盟的平均是6.7%。

在欧盟国家中,法国名列倒数第四,现在还有8.9%,仅比近期最高的2015年低下1.5%。最差的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也已从2012-2013年的高达28-26%降到现在的18.6和14.9%。葡萄牙的失业率也从2013的16.2降到6.7%。

爱尔兰的失业率已经从2012年的16%降到今天只有5.4%。东欧国家的失业率今天都在6%以下。现在欧洲低于平均水平的国家只剩四个,就是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病猪五国其实应该改称烂无花果四国了。

法国为什么会那么差?

多数人都是把矛头指向马克龙执政的失误。和现在主流批评意见不同,本人还是觉得他的初衷和选取的大方向并没有错。最简单的概括就是法国的政策必须适当向右转,给企业松绑,不能再增加福利。

在执政的头一年,他也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改革,相关的人民都很厚道地容忍了损失。他的最明显错误是向大批最贫穷的阶层寻求蝇头小利,比如让退休人员和住房补贴受到很小的缩减。国家财政收益极有限,但大批民众的感觉却非常不好。

至于关于巨富税,情况有点复杂。因为世界上有太多的国家不收这项税,(大国如德国、英国和美国。)如果只有法国收而且收得高,就会降低富人投资愿望,激发资本外逃。那些聪明的大脑也会向外流失。竭泽而渔可能会让法国的税基缩小,长远来看并不会合算。马克龙在演讲中拒绝恢复巨富税,理由和这里说的相仿。

相反地,各种慷慨的福利则会吸引各地的穷人蜂拥进入,让法国的福利体系不堪重负。那些高福利高税负的国家,对懒人笨人有极大的吸引力,而把那些勤劳而能创造财富的人排挤出境。用中国的古话说,就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而那些用种种办法鼓励勤劳致富不养懒汉的国家如瑞士就像聚宝盆,留下了的都是精英。

说句扎心但真实的话:对富人越苛刻,富人就会越少。对穷人太好,穷人就会太多。

2012年,瑞士全民公决拒绝把带薪年假从四周增加到六周。2014年,瑞士全民公决否决22瑞郎的最低小时工资。2016年,瑞士全民公投拒绝2500瑞郎的普遍收入。(就是阿蒙曾经推荐过的那种,不过慷慨得多。)(1瑞郎≈0.89欧元。)所有这些,在法国如何想象?

笔者一直很遗憾法国怎么没有一个与美国类似的技术移民政策。靠着这个政策,自1970年代以来,美国吸收了数百万科技人才,造就了西海岸硅谷的辉煌,为美国延寿岂止20年。

这次法国人的一个主要、核心诉求是要求提高购买力。迫于黄马甲运动的巨大压力,马克龙在演讲中做了四大减税和提高福利的许诺。这样当然可以立竿见影增加表面的购买力。但这两种方法都不会增加生产力。如果生产力不增加,减税和提高福利的结果就必然是增加国家债务。可是法国的债务已经达GDP的97.3%!这条已经走了30年路显然已经不能再往前走。

这次法国民众的一个诉求是提高SMIG(法定最低工资)。本人的体会是,这项政策如果实施,它的主要受益者仅是现在的SMIG获得者,主要的受损者是潜在的就业机会。因为SMIG越高就会有越多的老板觉得不合算而不肯雇佣工人。

法国的法定最低工资跻身最高之列,这真的是法国失业率那么高的直接原因之一。我们假设(注意是假设。)取消这个限制,是不是马上就会有大量的人获得工作?他们的资薪就算比现在低,也会高于低保,而且不会让那么多人呆在家里吃社保,空养懒汉精神。

马克龙这次允诺把SMIG提高100欧元,而且全部从福利摊款中扣除。这样基本不会影响老板雇工的积极性,只是国家增加了负担。

看到诸多诉求中,有一条涉及到要求恢复60岁退休。除此之外,法国人在陈述苦难的时候,从未提及他们的全世界罕有的35小时周工作制和每年5周的带薪假。多干活多挣钱为太多的法国人所不屑。少干活多挣钱,不干活也挣钱似乎才是法国的时尚。“共体时艰”这样的词在法国的词典中似乎没有。法国人好像真的不明白,只有像德国、瑞士和北欧国家的人民那样认真、努力工作,法国才有出路?

去打听一下法国那些独立劳动者,比如出租车司机,小店主,问他们每周要工作多少个小时?每年又度过多少假期?你会赫然发现,他们与那些工薪劳动者不是生活在一个国度。

法国的国民性还有过于激情四射的一面,所以才有自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以来的五个共和国,两个帝制和两个复辟王朝。现在还有法国人在呼吁第六国和国呢!而英国则自1688年光荣革命330年以来, 一直都是一脉相承,从无革命的君主立宪。

法国的统治阶层甚至老板集体也的确不善和不爱妥协,有人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上断头台。马克龙也是直到局势大乱的今天才开始寻求妥协。

希拉克似乎是法国最后一位有父亲形象的总统。自此以后,大体一蟹不如一蟹。悲夫。

明年五月就要举行的欧盟议会选举,就会很透明地暴露各种政治势力民意分野的最新现实。因为这个选举采用大名单比例代表制,主流党派合力阻挡非主流党派的长期戏码无法上演,极左极右民粹势力的扩张将无法掩饰地暴露。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根基浅薄,难于归类等弱点都会见天。在这个制度下,民意如流水,随时会变。

马克龙还有没有挽回局面的机会?

本人至少是期待于此。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现在当家,真不知道他又能拆掉哪堵东墙来补他刚刚许诺的西墙。笔者还是认为,他秉持的适度向右转的大方向并没错。希望微调后的总政策,不会影响已经十分脆弱的法国经济复苏。

黄马甲运动还有人诉求马克龙辞职。笔者要告诉你,这绝不可行。法国没有副总统,如果总统辞职、失智或过世,依据宪法,那就是由参院议长代行临时总统,并尽快重新举行大选,而且是连带议会一起选。

照现在的民众情绪看,只怕刚刚溃败的社会党(比如以罗亚尔为候选人)再回来的可能性都比交棒给传统共和党的机会大。共和党新任主席沃基耶明显比中派的马克龙还右一些,他能在如此挑剔的法国人面前把事情办好的几率似乎也大不了多少。

那个虚拟中的竞选时可能出现的乱象,2017年的只怕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能再次避开极左的梅郎雄或极右的勒庞上台恐需侥天之幸。这样适度向右转的历史使命无法完成,法国经济真正复苏的机会就会更加渺茫了。

难道那么伟大的法国真的就没救了吗?笔者至今天实在还不肯作此设想。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