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德国新闻

德国人为什么特别爱吃猪肉?没有一只猪能活着跑出德国

2018-12-22 16:44:57 | 来源: | 阅读:1288

谈起对猪肉的钟情,这个世界上最有发言权的除了中国外,恐怕也就是德国了。在普遍喜欢吃牛羊肉的欧洲国家中,酷爱吃猪肉的德国人在饮食上可以算得上是个“另类”。德国中文网为你解开德国人爱吃猪肉的谜!

德国商店里的猪肉制品柜台

热衷猪肉的国度

据《经济学人》杂志统计,2007年德国人人均吃掉了55.6公斤猪肉,而这一年中国人年均食用猪肉量为33.3公斤,德国人吃掉的猪肉的数量比中国人足足高出了一大截。走进德国大街小巷的餐馆中,各式各样的肘子,琳琅满目的香肠会在第一时间映入你的眼帘,让你垂涎不止,欲罢不能。

德国人对猪肉的痴迷,甚至体现在了德语的日常语境中。例如,在德国如果要形容某人一生过的很平淡,人们会说他“一生就像香肠这样过去了”;如果要说某人的运气好,人们会说“他有一头猪”;在举行婚礼前,新郎新娘也会期盼自己能够有一点“猪运气”。

为什么德国人会对猪肉如此热衷?这一饮食传统到底是如何形成的?要想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还需借助地理环境,回到具体的历史情境中去寻找合理的解释。

德国地处中欧,地形自北向南迥然不同。其中,北德地区为低地平原(内含低矮丘陵、沼泽和湖泊),中德和南德地区则是典型的山区。北德平原地带虽然可以发展农耕业,但由于受第四季冰川刨蚀作用的影响,历史上该地区地表肥土的流失量比较大,因此土壤肥力不足,再加上当地年积温比较低的缘故,北德平原粮食作物产量并不高。中德和南德地区又以山地为主,其地理条件更不适合发展种植业经济。而相较于其他欧洲国家,德国自古以来都属于人口稠密区,对食物的需求量始终很大,这就导致德国的人地矛盾一直比较尖锐。

德国地形图(绿色部分为平原,黄色部分为山地)

面对这一困境,德国人只能先将有限的耕地资源用于发展种植业,以优先保证粮食作物的生产,因而也就无法找到充足的牧场去大规模地饲养牛羊。另外,同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相比,德国的海岸线要短的多,这就限制了德国海洋捕捞业的发展规模。因此,海洋也无法为德国人提供充足的蛋白质。

但上述客观条件的限制并不意味着德国人不需要肉食,相反,由于艰苦的生产劳作和频繁的战争冲突,体能消耗巨大的德国人迫切需要吃足够的肉类来补充能量。这样一来,惯于杂食、产肉量高且比较易于饲养的猪,便成为了德国人获取肉食的最主要来源。而且,德国的森林覆盖率很高,林中的各种野果野菜正好为猪提供了丰富的饲料,德国的温带海洋性气候还能够提供猪所喜欢的湿润环境。于是,在各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德国人便逐渐养成了养猪的传统,猪肉也由此成为了德意志美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德国植被覆盖率高,这样的地理环境正好适合发展养猪业

根据现代考古学的研究成果可知,早在公元前4750年至公元前4450年这段时间里,家猪就已经是生活在德国北部地区的早期先民的肉食来源了。

到了罗马帝国时代,今天的德国是日耳曼人的主要聚居区。当时,身为“蛮族”的日尔曼人经常与罗马帝国爆发战争。在与罗马军团的冲突中,日耳曼人经常带着猪一起上前线,到达战场后,他们会将猪散放到附近的林中去觅食。如果日耳曼人获胜,那么日耳曼战士便会杀猪犒劳自己,但如果罗马人获胜,落荒而逃的日耳曼人来不及带走这些猪,那么这些猪也免不了成为罗马人的盘中餐。

俾斯麦的香肠情结

作为德国食品界的“国粹”,香肠不仅是广大百姓喜欢的食品,同时也是上层人士眼中的美食。德国历史上的著名政治家,铁血宰相俾斯麦就是一个忠实的“香肠粉”。有一次,他在给妻子乔安娜的信中曾写道:“我在屋里到处走着吃晚饭,最后我差不多把香肠都吃光了,味道真不赖……我已经把第二盒杏仁糖收起来了,其实我还想吃,但此时我的肚子被香肠装满了”。

俾斯麦

就连在谈论政事的时候,俾斯麦也不忘捎上香肠,他曾留下过一句名言,“制定法律就像制造香肠,最好不要看到它的制造过程”,意思是说,制定一部好的法律虽然要经历痛苦的过程,甚至这当中还会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政治交易,但只要这部法律的作用是积极正面的,那么这部法律就是一部好法律。简而言之,就是在制定法律的过程中,不必在意过程的好坏,只需在乎结果的利弊即可。

俾斯麦性格强悍刚毅,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经常与人决斗,且罕有败绩。但是俾斯麦没有想到的是,他平日里爱吃的香肠竟让他在一次决斗中栽了跟头。

有一次俾斯麦的政治对手鲁道夫·菲尔绍在议会上,对俾斯麦提出的数额庞大的军事预算案提出了批评。俾斯麦对此感到气愤,并觉得自己收到了羞辱,于是便提出要与菲尔绍决斗。

在“香肠决斗”中智退俾斯麦的菲尔绍

菲尔绍接受了俾斯麦的挑战,按照欧洲传统,决斗的武器可由被挑战者选择。但身为病理学先驱的菲尔绍选择的武器却不是手枪或利剑,而是两根香肠。菲尔绍告诉俾斯麦,这两根香肠中只有一根是安全的,另一根则带有肉毒杆菌(这种病菌在当时可以致命),他让俾斯麦首先选择一根香肠并吃掉,自己则负责吃掉另外一根香肠。

有着丰富决斗经验的俾斯麦还是第一次领教这种决斗方式,权衡再三之后,俾斯麦觉得不值得为一次小决斗而冒这么大的风险,于是便选择了放弃。就这样,菲尔绍凭借着自己的病理学知识,用扬长避短的智谋吓退了咄咄逼人的铁血宰相。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