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德国新闻

又一国要脱欧?德国第三大党称欧盟不改革就走人!

2019-01-07 11:21:01 | 来源: | 阅读:1333

据海外媒体报道,德国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近日表示,如果欧盟不进行根本改革,该党就要推动“德国脱欧”公投。

德国第三大党德国选择党表示,除非欧盟能够在2019-2024年间采取“根本性的改革”,否则就要开始着手推动“德国脱欧”。其中一项改革是,解散现有的欧洲议会和751名欧洲议会议员,用一个只有100名代表的新“欧洲议会”取而代之。

德国选择党称,保障欧盟目前的4万4千名官员和1万1千名员工的日常工作,每年需花费超过80亿欧元(约626亿人民币)。其中有4000名官员每年收入超过29万欧元(约227万人民币),比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工资还高。

该政党表示,希望欧盟能够进行改革,如果这些改革没有得到实施,“我们认为有必要考虑退出,或欧盟的有序解散,以及建立一个新的欧洲经济和利益共同体”。

除此之外,德国选择党还在考虑取消欧元作为欧盟单一货币,并计划在全面改革中放弃欧盟的气候变化目标。

这一“威胁”对欧盟有多大影响?

德国退出欧盟就相当于皇帝要造反了,那欧盟也就不可能存在了。

作为欧盟双核之一,德国是欧洲一体化过程中获利最大的国家。在欧盟架构下,德国的产品可以畅通无阻的出口到欧洲各国,吸引各国人才到德国就业。导致欧洲其他国家产业凋敝,人才匮乏,是几年前欧债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其实就是一种产业虹吸效应,德国坐拥欧洲第一的经济,将欧盟其他国家的人才、资金全部吸引过来,使德国愈来愈强,其他国家愈来愈弱。

欧盟的问题在于,德国吸引了欧盟各国的人才,但是承担的义务却少得可怜。德国一年上交欧盟的300亿欧元,仅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gdp的0.7%。

所以德国是坐拥欧盟之利,却没有承担足够的义务,是非常占便宜的事情,可以说欧盟谁都可能提退欧,就德国退欧的可能性最低。

简单说,在可预见未来,德国脱欧几乎不可能,但德国选择的这个威胁却不能忽视,因为它代表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强劲“怀疑欧洲”的民粹的声音,这股民粹思潮是欧盟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而此次提出退欧的德国选择党,是德国目前的第三大党。正式成立于2013年,有比较鲜明的右翼民粹主义和德国民族主义的特色,其成立的背景,是默克尔大规模引进难民后,引发了德国社会治安等问题,使德国部分人开始对欧盟产生逆反情绪。

从1952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一直到今天的欧洲联盟,欧洲联合一直面临着“疑欧派”的挑战。

在过去几十年间,欧盟的每一次深化,如从共同市场走向共同货币,欧盟行政权力的扩大等都伴随着不同程度的质疑和反对声。不过,得益于共同市场带来的繁荣和联合带来的和平,整体来说欧盟一直在扩张和深化,成就斐然。 

德国中文网了解到,近十年来,由于主权债务危机和难民潮,欧盟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疑欧派的声音越来越强,民粹主义在欧洲强势兴起。

这一轮的民粹主义,不仅和过去一样强调本国的民族和文化特征,还“与时俱进”地把反移民作为重要口号。这样的民粹主义政党,英国有独立党,法国有国民阵线,意大利有联盟党,德国有德国选择党。 

德国选择党的发展非常迅速,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12.6%的选票,成为议会中第三大党;2018年的巴伐利亚和黑森州的地方选举之后,该党在德国十六个州的地方议会中都有代表;在欧洲议会中,也有一定数量的代表。

预计今年5月举行的新一届欧洲议会选举中,该党还会增加不少席位。这当然也是民意的反映。因此该党提出的推动德国脱欧,也不可等闲视之。

但是必须注意到,德国和法国是欧洲联合的“双核”,尽管两国个性不同,但就对欧洲联合的态度来看,德法依旧是支持欧洲联合的堡垒,民调显示两国民众对欧盟持积极看法的人,比消极看法的人要多。

去年底的一项民调还显示,德国有约三分之一的人,还支持欧洲建立“欧洲合众国”。这个构想非常激进,但依然能得到三分之一人的认同,从侧面也可以说明问题。

所以说,尽管德国选择党势头很猛,尽管它已成为德国的第三大党,但“德国脱欧”,在短期内还无法提上正式日程——不要说脱离欧盟,就是脱离欧元区也不可能。

不过如上文所言,德国选择党威胁脱欧时提出的要求,却也足以让欧盟警惕,并且要认真思考对策。

德国选择党提出的要求中,最重要的有两项。一是防止“欧洲伊斯兰化”;二是要欧盟改革,革除官僚、不透明,提高效率和促进民主。

“防止欧洲伊斯兰化”,自然是针对难民,尤其是来自中东难民的夸张之辞,不过这非常能引起欧洲保守派的共鸣。

如何在人道主义、经济发展和欧洲文化特点之间保持平衡,是欧盟应该认真考虑的迫切问题。这个需要有切实的政策,如识别、归化难民等措施,才能合理解决问题。 

至于欧盟的低效、官僚和不民主,这是欧盟的老问题。疑欧派历来就反对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所在地)决定本国事务。

但这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联盟要扩张、要深化,又必须顾及所有成员一律平等,比如一份官方文件需要二十多种语言的版本,想高效谈何容易。

好在不少欧洲人能意识到,要想共同繁荣、保证和平,妥协是最重要的条件。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欧盟只能“徐徐图之”,急是急不来的。 

所以,如果欧盟能够在未来几年暂缓扩张和深化,妥善解决难民问题,德国选择党等民粹党带来的挑战,就不会对欧盟形成致命威胁。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