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

中美重启磋商,留给美方鹰派的时间不多了

2019-01-07 11:40:10 | 来源: | 阅读:1555

法国中文网了解到,由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率领的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团1月6日抵达北京,中美双方从今天开始将展开为期两天的面对面磋商。

自美国单方面发动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以来,双方已经打了好几个回合。新年过后,中美双方从今天开始将进行为期两天的面对面磋商,全球各界普遍期待双方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但在中美两国,都有不少人认为,贸易摩擦将长期化,比如持续10年(甚至看到有人认为要持续30年)以上,有的是真这么判断,但也有些人是要故意渲染敌对气氛,或是在国内鼓动恐慌。

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如同股市涨跌一样难测。不过可以从几个基本面来看看这种结论的确定性:

首先,美国的体制是否支持这种长期的贸易摩擦。

美国的总统4年就要搞一次选举,虽然总统连任的概率较大,但由一个政党连续执政12年的,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只有过一次(里根8年和老布什的4年)。

同时,国会控制权的更替是常事。最近十年左右,美国两党的否决政治盛行,为反对而反对的现象越来越普遍,两党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往往一次投票,民主党(共和党)几乎所有的议员会反对共和党(民主党)发起的投票,不管是一项法案,还是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

美国的这种体制,导致一些政策往往不具有持续性,不论是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还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医保法案、重返亚太、与伊朗关系的缓和等。

中期选举已经让共和党丢掉了众议院,如果在下次总统选举中,白宫或国会的控制权发生变化,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能否持续,就存在疑问。

虽然中美关系确实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美国政府更迭后,一些原本就长期边缘化的强硬派人士,极可能被排除出决策的核心圈。中美博弈仍将持续,但会转变为其他形式。

白宫或国会的控制权若发生变化,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或难以持续(图/东方IC)

其次,中美贸易的发展是双赢,而不是中国单方面占了美国的便宜。

美国二战后与苏联及现在的俄罗斯对抗,是贯穿了好几十年的“国策”,还有和沙特、加拿大、欧盟的盟友关系,也持续了很多年,历经多次白宫和议会控制权的变更而不变。那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难道就不能长期坚持?我的想法是很难持续。

对中国来说,第一条是美国很难舍弃在经贸领域合作的利益。

美国产业空心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以曹德旺在美国开工厂只能招到五六十岁的老人,就可以认为不可能重新工业化,特朗普任期内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美国制造业企业大量外流,很重要的原因是工会已沦为某种利益集团,不断增加企业的成本。

另外,美国的医疗保险公司等利益集团在大概30多年内将美国医疗成本占GDP的比例从大概6%提高到目前的大概18%,从而提高了美国制造业企业的用工成本。

中国向美国出口海量的质优价廉的商品,有效压低了美国的通胀,提高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记得有个美国记者早在20年前就写了一本书,讲述不买任何中国商品一年的日子,现在就更离不开了。

1994年,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新版为《美墨加协定》),但墨西哥这个一次全国竞选132名政界人士被杀(含48名候选人)的国家有可能替代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吗?

放眼全球,哪个国家能替代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地位?印度?正好彭博社2018年10月17日报道称,日本在印度的高速铁路计划正因征地困难而陷入困境,在项目启动一年之后,铁路所需的1400公顷土地只征得了0.9公顷,导致该线路2023年完工的目标可能无法完成。

由于征地进度过慢,日方已停止发放第二阶段的贷款,并估计2019年1月动工的计划难以实现。而印度方面此前甚至还要求铁路应在2022年竣工,现在却连原计划的2023年都很难实现了。

印度和日本合作的高铁计划近几年内恐难以实现。图为莫迪体验高铁模拟器(图/东方IC)

中国的投资环境和制造能力,富士康老板郭台铭2010年9月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时的讲话很具有代表性:在巴西、印度和俄罗斯设厂有利涉足本土市场,不过这些地方目前都难以取代中国地位。

巴西进口关税高昂及消费市场潜力巨大,是吸引富士康到当地设厂的因素。目前iPad在当地售价为美国两倍,本土生产可规避税务障碍,降低成本,但富士康想在那里找大量技术工人的难度会高于中国。

郭台铭谈到巴西工人时说﹕“巴西人一听见‘足球’便会放下工作,还会整天跳舞,完全疯掉……以巴西作服务本地市场的生产基地还可以,但由巴西送货到美国,时间和成本比从中国运送更多。”

郭台铭(资料图/东方IC)

他又指出,印度虽有软件,但硬件落后了20年,国内各地法制不同也成外资障碍;俄罗斯的官僚作风亦拖慢了企业效率:“在成都建8座厂只消3个月,在俄罗斯却要花两年。”

他总结道﹕“印度、巴西、俄罗斯,在那儿设厂对本土消费有利。但我相信,未来20年中国作为世界生产中心的地位仍不会受挑战。” 

美国在正式加征关税之前,曾开听证会,结果90%多的美国企业界、行业协会代表反对,理由如中国产品无可替代,或从第三国进口成本更贵等。以前美国和苏联长期对抗的基础是双方没有太多的利益共同点,而中美却有这样的双赢基础。

中国崛起虽然在美国引起了普遍焦虑,但并非意味着政局变化后,官方政策仍会一成不变。与特朗普相比,其他政客很可能会更多地考虑美国企业界、行业协会的意见。

贸易摩擦没有赢家,只有两败俱伤的结局。所以,美国要想长期和中国搞贸易摩擦,就看美国能否长期面对因此带来的阵痛——看美国各界能否承受物价上涨的压力,美国企业界能否承受在中国的投资收益下降的局面(中国出口商品有45%是外资企业的出口)。

美国企业界利润受损,则可能比较现实地通过政治捐款流向转变的方式,试图改变美国的政治格局。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