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中欧新闻

欧洲“多事之年”:英国裸奔,法国被烧,德国动荡,意大利的灾难也要来了?

2019-01-29 11:58:43 | 来源: | 阅读:1773

“在法西斯主义被打败四分之三个世纪后,在柏林墙倒塌30年后,新的文明之战又开始了。”

法国中文网了解到,1月25日,来自21个国家的30名知识分子在法国《解放报》发表了一封名为《为欧洲而战》的宣言。包括作家、哲学家以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在内的他们呐喊,“欧盟”这一价值理念正在眼前瓦解,必须为之而战。

2019年,欧洲面临诸多挑战,欧洲议会选举来临、英国“脱欧”大限在即、意大利欲联合波兰对抗“法德轴心”……

时隔5年,欧盟将于5月迎来第九届议会选举,同时还将改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央行行长以及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五大职位。在极右翼势力崛起、欧洲一体化受到威胁的背景之下,这场选举至关重要。

据彭博社报道,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大卫·麦基预测,民粹主义政党将至少在欧洲议会中占据1/3以上的席位。以勒庞为首的法国极右党派“国民联盟”(RN)已推出竞选名单,先声夺人。

领导中右翼政党的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也宣布出选。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将是英国3月底“脱欧”后的第一次选举。英方原本所占73个欧洲议会席位,其中27个已经重新分配给其他成员国,剩下的暂且保留以提供给未来加入欧盟的新成员国。

欧盟委员会官方民调机构“欧洲晴雨表”的调查显示,在欧盟层面,民众最关切的两个议题是移民与恐怖主义袭击,对经济状况的关心位居第三位。85%的欧洲人认为需要采取更多措施应对非法移民,这也将成为欧洲议会选举的焦点之一。

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显示,去年有11.35万名移民进入欧洲,相比2017年的17.23万人大幅下降。据《卫报》报道,有分析称,虽然入欧移民有所减少,但欧洲各国如今已不愿为难民打开大门。例如,为拦截欧洲难民船,英国1月初在英吉利海峡部署皇家海军“默西”号巡逻舰。

英国

“脱欧”大限将至 陷入严重政治危机

英国“脱欧”已经拖沓了两年多,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今年3月29日是英国正式离开欧盟的最后期限。英国议会下院1月15日否决了英国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

据BBC报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表示,将继续就“脱欧”协议与一些党派磋商,同时继续与欧盟商谈。

不过欧盟领导人早已声明称,不可能重新谈判“脱欧”协议,只可能对部分事宜作进一步澄清。

多家英媒预测,如果英国议会再次否决特雷莎·梅提出的“脱欧”协议替代方案,“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这意味着英国与欧盟贸易关系届时将退回至世界贸易组织框架。

BBC报道称,“无协议脱欧”对英国、欧盟乃至整个世界都可能造成巨大经济冲击。英国央行曾发布声明称,“无协议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影响可能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产生的后果,导致经济衰退。

不过英国议会下院领导人利德索姆1月26日暗示称,“脱欧”日期可能延后几周。对此,特雷莎·梅认为,延长期限并不能解决问题。路透社报道,“脱欧”最后关头,英国陷入近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政治危机。

法国

“黄背心”运动持续 马克龙改革遇挫

1月26日,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进入第11周。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内政部称此轮抗议共有6.9万人参加,相较前几周示威人数减少。

1月27日,法国街头出现了两个“反黄背心”阵营——“红围巾”和“蓝背心”,总计1万多人走上巴黎街头,抗议“黄背心”运动引发的冲突及对法国造成的破坏。多方势力接连登场,混乱持续。

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起的全国大辩论也在进行中。BBC援引法国民调机构数据报道称,67%的法国人认为“大辩论”不能帮助法国走出困境。对于志在改革的马克龙以及法国来说,2019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据路透社报道,法国政府预定在2019年进行一系列改革,包括公务员体制、退休制度、失业保险制度等。

马克龙表示,即使改革遭遇抗议也将坚持推行。但他在“黄背心”运动中已经作出退让,放弃原本要于2019年新年调涨的燃油税。这一妥协没有彻底平息民怨,可能影响他日后改革的执行力。

马克龙计划提高个人所得税率,包括退休金纳税;减少住房补贴;在5年总统任期结束前裁减12万个公务员岗位。美联社称,这些举措牵动着民众的钱包,改革棘手。

德国

“后默克尔”时代来临 稳定难维系

去年,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合政府在地方选举中遭遇了一系列失利,选民纷纷涌向德国选择党和绿党。默克尔于去年10月宣布放弃连任基民盟党主席、出任总理至2021年任期结束。

随着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出任新一届基民盟党主席,《金融时报》认为,德国正在逐渐迎来“后默克尔时代”。《卫报》评论,默克尔代表了稳定和连续性,她的离开将使欧洲的政治稳定和共识陷入二战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在默克尔退出政坛前,德国政坛已经出现了“脱欧”的声音。据《卫报》报道,德国选择党表示,除非欧盟能够在2019-2024年间采取“根本性的改革”,否则就要开始着手推动“德国脱欧”。同时,选择党还在考虑取消欧元作为欧盟单一货币。

意大利与波兰

欲建“反欧盟”联盟 取代“法德轴心”

近段时间,意大利副总理、极右翼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正在推行“意大利优先”,联合多个欧洲国家组成疑欧派联盟。

据《卫报》报道,萨尔维尼于1月9日访问波兰,与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PiS)领导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和总理马特乌什·莫拉维茨基举行了会谈。

萨尔维尼呼吁在欧洲议会选举前建立一个波兰和意大利引领的“欧洲之春”,为欧洲制定了一个新计划,取代占主导地位的‘法德轴心’。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在会晤后表示,“在许多欧洲事务上,我们与萨尔维尼的看法是一致的”。

据《每日邮报》报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华沙办事处负责人巴拉诺夫斯基称,卡钦斯基和萨尔维尼都希望看到一个更关注欧洲主权国家的欧洲,而不是一个更紧密团结的欧洲。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