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德国新闻

德中教育有何不同?为何德国罢课,而中国苦读?

2019-04-13 10:52:46 | 来源: | 阅读:876

近日,德国中学生为气候问题罢课抗议:如果未来因气候问题而死去,那现在受教育将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对于此事,社会各界争论不一。

而在中国,我们的主流思想是,学生阶段就是要安心在教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高中阶段被解释为:为未来积攒力量。那个阶段有任何的想法都会被告知,过了高考再说。

作为国内高中教育的亲历者,我们该如何看待德国学生罢课事件?

德国中学生:令校方难以插手的罢课

德国中文网了解到,从去年12月开始,德国中学生每周五的上课时段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在全球变暖问题上的缓慢作为,要求将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2度以下。他们的标语是“Friday for Future”。


这一运动得到了默克尔的称赞,但是自民党主席Lindern,绿党Kretschman表示反对,基社盟Andreas Scheuer 直言“我们不需要逃学者!”

旷课问题在教育界引起了轩然大波。教育部曾明确表明立场:“抗议活动不应该成为旷课的理由。” 但这一发言随后遭到反驳:涉及到学生权利,我们应该好好衡量一下他们的受教育权和集会自由权,不能轻易下断言。

而根据学校的规则,学生需要有令人信服的理由才可以请假。很多学校想通过这一点来限制学生, 但是学生们完全可以申辩说,这当然是一个充足的理由,如果未来我们因气候变化而死去,那现在受教育将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教师可以对学生们进行纠正措施,但不得干涉他们的政治观点。比如,弗莱堡的一名教师,通过在星期五安排考试来限制他的学生们逃学。

中学生是否应该在上课时段进行抗议,这个话题争议不断,但至今也没得到明确的答案。

我国中学生:紧锣密鼓的高中生活

看到这个令德国政界、教育界、法学界纷纷各抒己见的旷课游行问题。不禁联想到我们的学生时代。

那时候一周6天半的课,听到的最激动人心的消息莫过于,某学校学生匿名打教育局电话,举报强制学生补课问题,然后喜迎学校放假。可这样的事情仿佛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从未发生在我们身上。

甚至有人笑称,自己曾试图打过匿名电话,电话那旁的叔叔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孩子你要好好学习啊。”可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学校、老师、家长,以至社会各界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学生要在学校里紧张有序的学习。

关于中学生的课业压力问题,德国也曾由于文理中学的学制问题饱受争议。2003年巴伐利亚州州长Edmund Stoiber在文理中学引入八年制,希望向其他国家看齐,缩短学制,让学生尽早完成学业,进入职场。

各州纷纷效仿,却没想到缩短学制遭到家长们的强烈反对。超过三分之二的家长认为,这加重了孩子的课业压力,要求恢复九年制,让学生们有更多的时间学习和休闲。于是,各州陆续重启九年制,或实行两种制度并行的模式。

据在德生活的华人家长称:“对德国人来说像高铁一般的8年制对中国人来说不过是城里舒适的观光车。当初大女儿在科隆读高中时一周31节课,她在北京的表哥几乎翻倍;课余时间女儿弹琴跳舞会朋友,表哥每天晚上在自习前"偷偷儿"打一会儿篮球;假期女儿随着我们满世界跑,可怜的表哥则是一个接一个的高考补习班。”

是的,对高中的记忆大概是堆在桌子上厚厚的各类辅导书、课间趴倒一片把上课铃当闹铃的同学们。

还有我们宽大的黑压压的校服,以及女生也要齐眉露耳的短发。我后来一直在思索这种装束的意义,接的目的无非就是,以防大家因穿着打扮分散对学习的注意力。

而当我们把青春期本该美丽的自己忽视之后,会不会也开始自然而然地忽视自己思考的能力?

如果我们学到一个物理知识点,联想到它在日常生活的运用,却发现这不在考纲范围而撂在一边;我们读到地理的环保问题,看看外面充满雾霾的天,再低下头继续做下一道习题。

多年后,早就忘了那些细小的知识点,忘了数学题的具体解法,却感谢高中留给我持续学习的能力。可有时候却忍不住问自己,高中是不是还可以提供更多?譬如,对一个点充满好奇,持续关注,自主思考的那种热情...

中学生教育:宽松放任?严格管制?

但是,德国学生在这种宽松环境下罢课搞运动是一件好事吗?

中学校长Sigrid Heiming称,可以把这个运动看作是对学生们的政治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他坚称,“我们的学生应该具备坚毅果敢的精神,培养对环境和人类同胞的责任感。” 

又有观点称,这促进了学生的民主参与,符合下萨克森州学校法的教育要求:学生能够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学校必须提供“体验空间和设计自由”。

该活动现已经形成了大约350个地方团体,每周通过电话会议来商议并表决活动形式、募捐以及是否邀请政界人士参加。

他们拥有自己的新闻部,通过WhatsApp、 Instagram、Faceback、Telegram 或 Slack发布消息,几分钟之内就能对媒体的问题做出反应。

不来梅大学教授Sebastian Haunss认为青少年们有很多值得赞扬的做法, 他们并不处心积虑搞某种光怪陆离的行动,也不看重名人效应,而是诉诸于当地,诉诸于自己的信念。

但是,很多人反对学生在上课期间进行抗议活动。自民党主席Lindern认为,气候政策是专家事务。

更有多名反对者指出,多数示威的青少年将这项活动当作是一种“旷课许可”,活动本身的意义被曲解。另外,一部分学生的罢课,不仅影响了自己的学习时间,同时影响了其他学生的上课的效果。

在各种争议的声音下,这些中学生会不会因为失去管制而放任自流,热衷于活动而荒废自己的学业,甚至以活动为借口,滥竽充数,逃学快乐?

还是会由于正向的鼓励在活动中的找到自我价值,自主学习各项实践能力,获得远胜课堂讲授能给他们带来的探索力和思考力?

舒适且不断解压的中学生活有没有让德国的孩子错失高效的学习习惯?紧锣密鼓、三点一线的高压模式会不会让我们从高中解禁后,陷入长久的厌学情绪或养成浅尝辄止的求知方式?

从自己的角度出发,难免有好逸恶劳的私心作祟,而且高中可能已是我们大多数人的过去式。

但是,结合自己的体验,暂且抛开客观因素,你愿意你家孩子一言不合就罢课去街上高唱环保,还是愿意他们戴着脚镣在教室里乖乖做习题?或许两方都有点极端,那么什么样的教育能给青少年们提供更好的引导?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